ipulllllll

这里只放陆p相关

【陆p】幽灵公寓(2)

“这房子有问题!”
他有些激动地拍起了桌子。
石二坐在对面,歪了歪头。
“不可能!你有什么证据吗!”
陆之遥深吸了一口气,噼里啪啦地把这一周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石二的脸上露出了那种欺诈的表情。
“哎呀这都不算什么事。你自己记错或者你朋友做了好事不承认也是有可能的吧。”
“你的前一任租客....就一周前,你搬过来的一周前,行吧,不就留了个冰淇凌在冰箱里嘛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
他倒是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归根结底自己本来也没占什么理。
那么,“我想见一下房主。”
“不行。”这次对方回答得倒是相当斩钉截铁,“人家出国好几年了,忙着呢,回不来的。”
陆之遥投去了忿忿的眼神,显然相当不满。
石二叹了一口气,把手上的烟掐灭在烟灰缸中。
“这样吧,要是你真的,亲眼见到了你所谓的那个什么,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再来找我也不迟。”
只能这样了吗?
“年轻人不要天神神叨叨的,活得踏实点,好不容易给你整这么好一地方。”
那看来我还应该心存感激,也对。
“那我先走了。”石二站起身摆摆手,不放心地回头又看了一眼,这才离开。

于是什么问题都没解决,生活又仿佛回到了原先的轨道上。
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

事实上,自那天起,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石二的话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是能信的了。只有他自己,百分之一万地确定,在这房子里有什么东西存在。但也确实自那天后,并没有出现其他异常。
然而失眠的症状并未减轻。
他是一个无神论者,本应该对这一切持否定的态度。内心却一直有无名的声音一直在提醒他,你应该去看看事情的真相。
理智又告诉他不应该搅这趟浑水。他倒是很清楚这种心态并不是恐惧。

他想离开。
他不能离开。
他想离开。

每到半夜思绪都开始变得混乱,陆之遥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
最后再住三天,三天之后不管怎么样都要离开这里,他在心里下了最后的通牒。
于是那个晚上,他借着应酬的名头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最糟糕的是送他回家的同事把他往沙发上一丢就走了。
现在是夏天,温度在晚上能窜上三十多度的那种。
好热、
好渴、
想把空调打开但是眼前一片模糊,身体感觉也不受自己的控制,连指尖都失去了知觉。
甚至感觉要死在这里了。
是一开始就做了错误的选择吗?
在丧失意识前他这么思考着。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陆之遥突然感受到一丝凉意。迷迷糊糊中唯一的感想是自己居然还活着。
紧接着他仿佛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细碎的嘟囔声。
“这是什么?”
“中暑该怎么办啊.....”
是谁在那里呢。
他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沉的不行,脑子也完全转不过来。
空气一下子又安静下来了,在他几乎以为一切都是错觉的时候,口中突然被强行灌入了什么。
这味道实在太恶心了,但是也只能咽下去,对方粗暴的动作让他不自觉的地咳了起来,光是这个动作就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最后的印象是对方带着凉意的手拂过自己的额头。
也许是自己的身体太烫了也说不定,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又昏了过去。

等到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陆之遥睁开眼睛,久久地看着天花板。身体还有一点酸痛,但是精神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几乎以为只是普通的一夜宿醉。
如果没有口中微微发涩的苦味提醒着他。
那不是一场梦啊。
他走到冰箱前取出一瓶冰水灌了下去,总算把药味给冲干净了。
然后,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边上的冷冻柜。
原来应该在那里的某样东西,消失了。

令自己也感到非常意外的是,他丝毫没有任何惊讶,不如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确认了。
是极大的满足感与兴奋,还有连自身也没意识到的脸上露出的微笑。
是真实存在的,那个人,是存在的。
他想见见那个人。

于是之前决定离开的想法就这样被一笔勾销了。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自那天之后再也没有那个人出现的迹象了。
不如直接把门打开进那个房间看看好了。
陆之遥不止一次地在脑中冒出这个想法,但是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恶魔,这种暴力破解的方式显得太不够绅士了。
啊,那就只有最后一种办法了吧。

即是所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他心满意足地看着冰箱里被码得整整齐齐的冰淇淋,微笑着关上了门。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了。
幸运的是上天并没有让他等太久,数量第一次减少是在三天后。
这样就大致摸清了对方活动的规律。只是要稍微牺牲一下自己的睡眠时间了。

本来应该宁静的夜晚这下注定变得不平凡起来了。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昏暗的月光下一个身影如期而至,可以大致判断出是一个成年男性。
陆之遥咂了咂舌,遗憾地想自己海螺姑娘的梦破灭了。
然后他就冲了上去制服了对方。
倒是他本身对自己天天锻炼这一点很有信心,反而对方看起来挺高大却完全没有反抗,就这样直接被撞着抵到了墙边上。
房间里漆黑一片,连那人的五官的分辨不清,但唯有那双眼睛清澈明亮,几乎令人陷了进去。

陆之遥揪住对方的衣领,假装凶狠地逼问道:“你到底是谁?”

tbc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