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ulllllll

陆pi。
近期沉迷月球枪弓。

【陆p】蜉蝣

我知道今年七夕还没到,但是这是去年七夕鸽了的贺文!
想写了就拿出来了。

原梗来自去年微博及当家实况,总之是pi内心纠结引发的一些小事,会吃醋的pi和直球夫人的日常。题目是一首很喜欢的歌,大概是这样一种心情。

君を想う気持はカゲロウ
まだ自分に素直になれない。 —《カゲロウ(蜉蝣)》


虽然还是八月,不过大抵是快要入秋了,从接近深夜才抵达上海的高铁上下来的时候,pi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有点难过又有点郁闷地吸了吸鼻子,朝出口走去。一路上擦肩而过不少小情侣,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幸好不是明天来,不然更糟心。
毕竟明天就是七夕了,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那份心情喷薄而出,在这个城市里悄然扩散着。

本来应该在两天前就到的pi因为某些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原因硬是拖到了今天。当家问起原因的时候脱口而出“反正夫人已经有人陪了我这几天就不来了”,结果没想到一转头这句话被老陆知道了(因为当家是在直播的时候说的)也不知道夫人会怎么想。他有些懊恼地看着老陆的那条微博,估计是生气了。
在不明真相的外人看来倒像是自己不守诺言,也许该自我反省一下是不是太幼稚了。
当然反省只有一瞬间,一秒以后pi就自信认为这一切都是老陆的错。

走出站外,在昏暗的路灯下手机屏闪烁了几下。
“站那儿别动,我看到你了。”
pi仿佛意识到什么一般转过头去,看到夫人正急急忙忙地向他走过来。
站定在他面前的时候,夫人伸出手擦过pi的脖颈向后探去。pi条件反射地向后退了一步。
“干什么呢快点过来,帮你背包!”
夫人又跨了一步上前,两个人黏黏糊糊地凑在一起,一边拉拉扯扯拿着包一边走下楼梯。
“老陆你好蠢啊包都不会背!”pi一脸嫌弃。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夫人突然拿他空着的那只手搭住pi的脖子,拽到身边,对着pi的脸就吧唧一口亲了下去,然后盯着他假装凶狠地提高了音量:“蠢你个头,蠢死你算了!”
pi哼唧哼唧地偷笑了几声。夫人轻叹了一口气:“快走了,别等会儿赶不上地铁了。”
历史的道路准确无误地走在了这条路上,幸好上海的夜晚还算繁华,让两个人在街上拖着行李走回宾馆的身影不至于太过荒凉。
一进房间pi就瘫倒在了床上,夫人把手上的东西一扔就压了上来。“给你留了两天的床位....你怎么回事,不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身下的人突然僵住,本来心情还不错的pi发现自己终究依旧没有想明白,他把夫人直接给推开了,直起身来坐在床上,两人无言对视半晌。
空气暂时凝结了几秒,pi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明天...老陆你明天有什么安排?”
“唔...”夫人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下,“放心我会把自己安排好的,你玩得开心点!”
pi突然感觉自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所以今天来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沮丧到极点的pi冲进浴室洗起了澡。他有点茫然地站在花洒底下思考明天自己一个人的节日。

“其实我也是想陪你去活动的,但是我搞不到ff14的票.....”夫人觉得刚才气氛有点僵了,想了半天还是来敲了敲浴室的门解释了一下。
什么?什么ff14??
pi被蒸腾的水汽搞得脑子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关了水终于想明白了。
“亡了,傻逼了,完全忘了明天是ff14的活动。好像是和老陆提起过然后自己把这件事给忘了。”pi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但是pi是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的。
他拉开门缝,探出头瞅了瞅夫人。“那你明天....不是和老e他们出去玩吗?”
“怎么可能,你想什么呢??”突然提到老e的名字夫人倒是费解了一下,不过思路很快清晰起来了。“怪不得你前几天和当家说....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话还没说完夫人就被花洒喷了一脸水。
“好了好了没你事了老陆你走吧!”pi突然心情愉悦起来,恢复了平时那种嚣张得意的语气。
“pi我操你大爷!!”
夫人在门外又气又急,pi心里估摸着时间应该到了,连头发都没擦就冲出来揪住夫人。
“老陆,七夕节快乐。”
然后亲了上去。
夫人只有在这一点上是绝对不甘示弱的,摁着pi就亲了回去,长期的健身锻炼在这点上还是有点优势的,pi被亲得晕晕乎乎,最后只听见安静的房间里落下一句。
“嗯,七夕快乐。”

(正文没有了)

有一点点后续。
结果在七夕夜当晚,两个人去泡澡了,因为pi也没有去搞ff14的票。
“所以就因为老e他们在你就鸽了我两天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吗?”
“从某个角度来说我和他们不熟就不来了没毛病啊!”
“我陪他们是为了朋友的义务,我希望你过来是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会很开心。昨天我还在想七夕节不能一起过空巢夫人很寂寞的....”
糟了,吐槽王pi突然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
pi想了半天最后只吐出了一句“傻逼老陆”,然后站起身准备溜走,“今天的水怎么这么热我先出去吹会儿空调。”
夫人一把把pi拉了回来,溅了一池水花。
算了,反正也没人看到,pi自暴自弃地想着,窝在了老陆怀里。
对于这个夜晚而言,说是沉溺在幸福与安稳之中倒也不为过了。










我很会抠糖的,现在有空就写一点。
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看见老陆这么认真地玩mc。
以前基本上会一起玩mc都是当家带头一起的,都是12team的熟人。不过夫人一直都是挺摸鱼的,我是觉得夫人至少对mc的态度就是这样。
这次pi自己开的服,一开始还都是pi那边的朋友一起玩,对于夫人来说不参加是完全正常的。
老陆主动向pi要压缩包的时候已经是挺让人意外的了,在pi不在服务器的时候居然还自己一个人玩直播mc。整个人说话的状态语气也比和当家一起玩的时候平和多了。
夫人是不是真的很喜欢玩mite倒是不知道。
说夫人看起来很孤独是真的。
夫人很喜欢pi(各种意义上)也是真的。
不管怎么样希望老陆和pi一起玩能开心。

【陆p】失落的亚特兰蒂斯 序章

讲的大概就是视频里的故事了,所以基本上自带剧透。
预警:是以mc背景为前提的架空世界,人物性格与本人会有所差别,会倾向于游戏内人物性格

—————————————————————————

紫发的勇者第一次踏上这片名为亚特兰蒂斯的大陆。
嶙峋的地形,高耸的土柱,以及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预示着这一段冒险没有这么简单。
但名为陆夫人的勇者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至今已经经历过无数次凶险的战斗依旧全身而退,在成长过程中逐渐积累的宝贵经验都是他骄傲的资本。
现在还是白天,他还有大把时间为即将到来的未知的黑夜做好准备。
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出所料,许多前人的尸骨都几乎被风化殆尽。但除此之外,最为奇怪的是那些拔地而起的土柱。他试探着在附近赚了一圈,不仅连个人影都没有,而且寸草不生。
“看来得稍微深入一点看看了。”
陆夫人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凭着自己的直觉径自选了个方向走下去,倒是没多久便离开了那片废墟,映入眼帘的是曾经见过无数次的熟悉的森林、草原与湖泊。
“什么呀,不过还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嘛。”
他尽力让自己去无视那些随处可见的土柱,开始寻找食物。
随着夕阳渐渐西沉,他的心也开始慢慢沉了下去,不禁怀疑起这个世界是否还有活的生物存在,几个时辰下来徒劳无获,仅仅找到了几颗即将腐烂的苹果,没有见过任何牛羊,甚至连鸡都没见到一只。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还是有几处前人居住的痕迹,但未见活人,不知是尸骨未存还是另迁他处。此外,他留意到那些被遗弃的房子不知为何大多毁于爆炸。
‘’莫非是人为的?”
夫人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但不管怎么说这都令人匪夷所思。他知道确实有一种怪物会产生类似的爆炸,然而但凡是有点经验的冒险者都不会轻易死于这种攻击。
对未知的恐惧让夫人也有点心神不定起来。虽说死者为大,但保全自己的小命要紧。太阳已经落山了,他匆匆从废弃的残址中翻出几件勉强可作防御用的盔甲,,离开前还不忘对着空无一人的遗址鞠躬道谢。
话虽如此,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想到自己今后总会与那群怪物碰上的,不如今晚自己主动出击先来试试手。
他稍微有些得意地想,凭自己的能力,再怎么厉害的怪物也不可能见面就把自己秒了。
当夜色完全笼罩大地的时候,各种身份不明的物种也开始蠢蠢欲动。
陆夫人的肌肉开始绷紧起来,他能听到四周或远或近的僵尸的低吼声,能听到骷髅行动时骨骼碰撞清脆的响声,能听到一种无法描述的仿佛深夜门外突然响起的敲门声,以及自己心跳逐渐加快和沉重的呼吸声。
来了!
一只僵尸出现在转角处,他冲上去手起剑落,然而几剑之后,僵尸并没有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倒地。
“四、五、六、七……”
夫人在心中默念自己所砍的数量,半分钟后,敌人缓缓倒下。
“不过是血厚了一点罢了。”
夫人从尸体上拔出剑,充满自信地继续他的黑夜之旅。
这次的客人是一只骷髅,稍微被街拖得略显迟缓的脚步使一支箭险险插入左肩。他也顾不得许多,忍者疼痛冲上去两下解决了对方。
伤算是小伤,一切看起来很顺利,但也加深了夫人心中的困惑,这个世界的怪物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那么之前所看到的景象到底是如何造成的。
他带着这份疑惑,继续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啧,意外的运气不错啊!”黑暗中陆夫人消失的地方,传来一声略带遗憾与嘲讽意味的感叹。

终于迎来了新一个令人感动的晨曦,陆夫人躲在地洞里,听到外面的声音完全消失,才敢探出头。
当然不是因为自己打不过那些怪物,已经将近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体力消耗的速度远大于自己的想象,光靠腐肉是不可能维持的,在被怪物打倒之前他可不想先被饿死,这可不是一个勇者该有的死法。
“看来食物才是最大的敌人啊!”
夫人叹了口气,稍微有点压力地拖着步伐向前走下去。
“喂!”
居然是人类的声音,陆夫人训着声响抬头望去。

那是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青年坐在树上,一头粉色长发没怎么打理随意扎起搭在左肩。猩红色的眼里透着一股冷漠的气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隐隐约约能看到背上的是一把钻石剑以及指尖明显刚经历过杀戮的半干血迹。
他从未见过这个人,但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陆p】隔壁单身三十年的陆主任情人节居然没有加班

抢在最后一小时终于写完了,扔下接龙匆匆赶了一篇情人节贺文。有奶茶当家打酱油。大家将就着看一下

—————————————————————————

    “陆医生,我病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一周里你五次来我这里了....”陆夫人艰难地让自己从成堆的文件中探了个头出来。
    眼前的男人低头沉默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理直气壮地说:“第一次是因为我突然胃疼,第二次是因为我熬夜太多导致感冒了,后面几次是感冒引起了一系列症状。作为一个品德高尚的医护工作人员,你应该用更尊敬的态度接待我!”
    陆夫人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pi先生,同样作为有基本素养的医护工作人员,你应该知道感冒这种病本来就是要养个一周才能好的,而不是像你这样三天两头跑到我办公室来摸鱼。”
    “所以呢,看你今天活蹦乱跳的又有什么问题了?”
    pi叹了一口气,“今天我感觉心里空空的,很寂寞很难受。”
    陆夫人也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啊,pi医生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是麻烦上楼右转心理科。”
    pi悲伤地望向陆夫人:“老陆,那就是我的办公室。”
    “废话,我当然知道!”我也希望今天和妹子出去玩而不是一直被你在这里骚扰啊!
    陆夫人很努力没有吼出后半句话。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
    幸好这时候隔壁妇产科的奶茶医生路过,及时地打破了僵局。“诶pi你怎么在夫人这里?对了我今天会早点下班,你们晚上不用等我了。嘿嘿嘿嘿今天不是那个,情人节吗。你们要是有事的话也可以早点走的......”
    “不要提情人节!”两个人这时候倒是很默契地一起喊出了声。奶茶心里很愉悦,不过想了想还是要维护一下和两位大佬之间的塑料同事情,赶紧溜了。
    “他肯定是故意的!”pi忿忿抓起陆夫人桌上的零食吃了起来。
    “你也给我滚出去!”
    pi老老实实地走了,一个小时以后又回来了,开始和夫人探讨工作人生与哲学问题。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pi看夫人依旧不动如山,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老陆你不会晚上还要加班吧?别吧,这也太寂寞了....”
    “不.....今天就算了。快过年了,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吧。”
    “好啊你决定吧,我先回去整东西了。”
    夫人盯着pi的身影在门口消失,整个人才突然放松下来。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一瞬间撒谎了,以他的性格,为了追求所谓的利益最大化,本来今天也应该是坚守岗位的一天,结果居然真的鬼使神差地决定和pi一起过一个表面意义上的情人节。他倒是不敢确定对方心理是怎么想的,但潜意识里明白自己其实另有所图。
    夫人起身去了领导办公室请假。某石姓领导听闻大惊失色,然后一脸欣慰的表示赶紧去吧。黄金单身汉陆夫人是工作狂这件事大家也是知道的,热情的吃瓜群众们听闻纷纷表示支持。
    夫人对此选择无视,反正这种流言蜚语无所谓好坏,对他也不会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由于某人拖拖拉拉的性格,等两个人终于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夫人倒是有点紧张地张望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他们才离开。
    二月十四号的晚上,他们就像普通朋友一样做了这一天晚上普通情侣会做的事,吃饭,逛街,当然不包括开房睡觉。
大概是明天就是除夕了,该回家的都回家了,店家们也已经早早地关门,即使是特殊的日子街上人也零零散散,多数商铺也熄了灯,显得稍微有点冷清。
    两人无言地走在街上,突然喧嚣而起的烟花声打破了沉寂,毕竟快过年了。
    “倒是有很久没有好好的去看一场烟火了。”夫人是这么想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还真是一个好日子。”
    他们就走到江边,挑了个位置坐下。
   “啊嚏!”pi闷声打了个喷嚏,这样的夜晚坐在江边还是有点冷的。他就很自然地朝夫人那边挤了一点。冰凉的手背相互触碰,让夫人有点不知所措。寒风席卷着暧昧的气氛,只能选择玩手机逃避。
   不知道什么时候夫人突然感到肩上一沉。
   “这样都能睡着的吗?”夫人惊讶到差点笑出声。然后他的心跳突然加快起来。他偷偷地反扣住他们相互触碰的手。
   “老陆你脾气这么差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
   夫人吓得差点就要大喊一声“卧槽”,冷静了一下发觉身边的人大概是在说梦话。他外头凑近了想听的更仔细一点。
   “想想也只有我脾气这么好的人才能包容你了。”
   “天呐神奇陆夫人又在唱歌了,快来人阻止他啊!”
   ......
   ...........
   夫人觉得自己快要听不下去了,一种微妙而又不可言喻的滋味在心中疯狂蔓延。
   “不过我是不介意一直陪着你的。”
   陆夫人觉得自己的心脏停止了一秒,他低头凑到身边人的唇边,在心里骂了一句:“你可闭嘴吧。”然后迅速抬头望向天空。
   夫人没有告诉别人他过了一个还算圆满的情人节。
   当然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他们相互牵着的双手也扣得更紧了一些。

END

—————————————————————————

掺杂了各种私货和解读,关于医院加班这种事是我乱写的,请勿当真。很多东西还是表达不出来,总之只要记住某人全程装睡就好了



【12team】年末周边商搞事系列

千日丝路:

搞了一个手机钢化膜!


还有手机壳便利贴链接重开啦


手机壳能做的型号非常多基本都可以做


然后钢化膜的型号限制是下图


淘宝搜【12t自首中心周边店】或者扫码都可以找到!


欢迎来店里玩QAQ以及欢迎提供各种脑洞,欢迎代购













一些直播小糖

12.27
想了想怕以后忘记还是先记一下。
昨天晚上一开始是老陆在播以撒,然后直播和观众说这把要是输了pi就直播吃屎。然后pi突然上播开始玩以撒,观众在弹幕里向pi告状,pi吐槽他们这群人双开就算了还要给他直播别人说的话,至少也要说像之前小缘在直播里夸他可爱这种。大概就这个时候老陆那边挂了,老陆就下播了。观众又开始说老陆死了过来看pi直播。pi就开始说让老陆一起去上海他不去,只在家里跑跑步,跑完步吃两碗饭,又吃回来了,然后脸就一直这么大

1.18
老陆要和pi和当家他们玩怪物猎人,pi懒得给自己的国行ps4刷机。
pi:老陆啊,你来趟温州。
12:祭司我不能坑,陆夫人我是可以坑的。大p你不要坑陆夫人啊 ​​​

2.11
有观众说陆声音很清楚,pi声音很小。
陆:给大家一个建议。可以来我直播间听pi,我这里他的声音很~有~磁~性~
pi:我是雄性(冷漠)

2.5
凌晨怪物猎人,老陆下播以后果然去pi的频道了。然后两个人腻腻歪歪地聊天,一起哼幸运星的bgm。pi一边讲话一边打游戏不小心被龙弄死了,就哼哼哼地撒娇卖萌。 ​​​

——————————————————

最近每天晚上都是安定的双人怪猎。不过我自己倒是没有一天撑到下播的,零零散散记了一点最近的互动。
希望有人能做直播糖的整理(叹息

接龙已经在写了,这次不会鸽的
写完接龙没开学的话我还想再写几篇,这个应该不会鸽吧

你们不觉得沉迷吃糖的时候就不会想着产粮了吗?

我要告诉全世界白起x总裁有辣么好吃

总裁的内增高:

白起x李泽言

……

没啥好说的冷死算了

Pi 9.17直播偷偷录

半个多月没出现的屁癌挑在我去面试的时候直播完美错过,走之前开电脑随手录了,pi那边应该是没录,内容是一局以撒加上和后面陆夫人一起玩的游戏,最后有一部分没录完,大概一共两个半小时,没压制过有三个g,不介意的话自己下着看。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HGVw9 密码:b1c8


大概国庆回来发个短篇,大概。

昨天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心里已经摸出一个脑洞了,差点就要半夜起来写了(当然并没有)

然后刚才看到群里说的,夫人表示自己房间都订好了了屁癌为什么不来,当家给pi打电话pi说反正有老鹅陪夫人了自己还去干嘛

emmmmmmmm
我觉得这语气有点酸大概是我cp滤镜太严重了

校园paro设定

很早以前的脑洞打算拎出来写一下
看起来中二感满满
正文只摸了个开头

当家:原学生会会长,在校内拥有绝对主导权并形成12team势力。因不满学校规章制度带头违抗学园长试图修改校规,最后失败被强行开除学籍被迫转学。

pi:当家心腹之一,受恩于12并在当家转学后继承原校内12team大部分势力,但不再以team的名义在校内活动。在12事件风波结束后重新加入格局大变的学生会。

陆夫人:现学生会会长,与前会长12交情颇深,受12所托会照顾保护留在校内的人。周旋于校内官方势力和各股民间势力之间,人际交往广泛。

年龄设定:当家四年生,麦扣夫人老e散人等三年生,pi奶茶铛铛小绝二年生,龙包包一年生

住宿安排:
宿舍1117:奶茶 铃铛 pi 龙包包
宿舍1118:陆夫人 麦扣 小绝

另外如果有人有陆p的脑洞什么的欢迎点梗啊,趁我还没开学还是有希望写点东西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