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ulllllll

这里只放陆p相关

【陆p】幽灵公寓(1)

每个城市都会有几个都市传说。
石二一开始和陆之遥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他并没有把那几句话放在心上。至于后来回想起石二当时遮遮掩掩的的态度的时候,他也已经没有机会去追究这个所谓的“联系人”的责任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他和石二是多年的交情值得托付的朋友,因此对方才会在自己和母亲闹翻搬出来住的时候第一时间提出帮他找房子,自己也欣然接受了这份好意。

最初只是想找一套单身公寓的,所以当他拿着钥匙站在那套别墅面前的时候,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拿错了地址。
那个男人信誓旦旦地告诉他,这套房子是以前的一个朋友交给自己临时保管的,特别适合给他这样优质的单身男性居住。
“是一个怎样的朋友啊,会有这种房子?还随随便便地交给别人保管了。”陆之遥不禁在心里发出了这种疑问。
他有些呆滞地站在大门外思考许久,就外在环境来看似乎没什么问题,房子在城市边上,周围环境不错,交通也挺方便,除了稍显冷清之外。
不过大概这样正好适合他转换一下心情。

口袋中的手机振了起来,他摸出来看了一眼,是石二发过来的确认信息。
那也没什么必要继续傻站在外边了,陆之遥搓了搓手,轻轻推开了外面掩上的铁门。
院子显得过于整洁了,甚至连杂草都还没长到路边上。
也许是一直固定有人过来修剪,或者说上一任房客才刚离开不久。他在心里一瞬间闪过了几种猜测。当然不管是哪种猜测,倒是都让他对这里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点。
从包中翻出钥匙,很顺利地,打开了房子的大门。
屋内静悄悄的,阳光直直地洒在客厅的地板上,能看到空中飞舞的灰尘。陆之遥走到落地窗前,打开窗,深吸了一口屋外新鲜的空气,和院子里的植物们无言地对望许久。
“但是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还真是寂寞啊....”他不禁发出了这种感叹。光是楼层就有四层,房间更不用说了。
对了,至于租金的问题,石二是这么解释的。
“这么大一房子光清理费就不少,你就当给别人当一下保姆,剩下的看着付一点就好。”
虽然听起来很可疑但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理由。
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是答应了的事实那么还是照办一下。清理工具意外地很好找,或者说这家里本来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陆之遥就这样,很认真地拿着扫帚拖把把自己能看到的地方打理了一遍。
几个小时以后,他再次发出了不愧是大别墅的感慨,眼看着差不多清理工作终于要结束了,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最后一个房间了。
抱着马上就可以结束一天的劳累的愉快心情,陆之遥迫不及待地按下了门把手。
并没有如他预料地那般打开。
困惑的神色出现在了他的脸上。这么说起来确实入口处有一串钥匙,不过其他房间都没有被上锁。他匆匆下楼取了钥匙,对着锁试了一遍。
门依旧沉默着,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陆之遥并不会很在意少一间房这件事,但是以防万一,他又一次拨打了石二的电话。
“什么?你说有个门打不开?不可能!”
“确实是打不开,四楼尽头的那个房间。”
“不可能不可能…嗯?四楼?呃……”
电话那头的人语气突然犹豫起来了。
“没事没事你别管那个,没什么的啊,应该只是我那朋友有些比较重要的东西留在那里就给锁起来了。”
他恍然大悟地应允了,表示理解。
下楼之前他最后又望了一眼紧紧闭着的房门,压下了心中的异样感。

忙碌了一整天,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陆之遥就随便找了个房间沉沉地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是在肚子的悲鸣声中醒来的,居然是被饿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走到冰箱前,习惯性地想找点吃的出来。
然而冰箱空空如也,只有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他打了个寒颤。
迟钝的思维开始缓缓活动起来,原来自己已经不是在家里了,这是自己昨天刚搬的新家,怎么可能会有储备粮。
带着沮丧他慢慢合上门,但就在那一瞬间,他看到冷冻柜的角落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不,确实有东西存在。
他伸出手取出了那一小样东西。出乎意料地,是一盒哈根达斯,芒果味的。
啊,前一任租客原来有这种爱好吗。
他没有细想,把东西放回了原位,关上了冰箱门。那么今天正好是周末,就出门采购一点东西吧。

名为陆之遥的青年,就这样,看似波澜不惊地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事情发生在一周后。
毕竟是刚刚定居下来,请朋友了解这个动向还是有必要的。反正房子这么大空着也是浪费,于是在那个周末,一群人聚集到这里开起了聚会。
也是好久没有好好地嗨过一次了,欢声笑语持续到了深夜,在自己的要求下,不少人直接留下来过夜了。而陆之遥自己也早早地在酒精的作用下陷入梦乡。

宿醉醒来的滋味可真是不好受,他已经开始后悔昨晚的过于放纵了。强撑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房间,看到客厅的模样身体突然僵住。
本来不应该存在的景象。
收拾好的垃圾整整齐齐地放在门口,桌面虽然依旧堆着昨晚剩余的战果,但很明显能看出被人整理过了。
他沉默着瘫倒在沙发上,看着好友一个个从房间里走出来,打着招呼,准备散去各自回家。
临走前,他突然对着门口嘻嘻哈哈吵闹着的人群吼了一句:
“谁装的垃圾顺手帮忙扔一下啊谢谢。”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几个人面面相觑。
几秒之后终于有人说话了:“诶陆夫人你懒得动就直说嘛,我们会帮你带出去的。”
然后门被悄悄关上了,留下他一个人静静坐在那里。

有件事情需要去确认一下。

陆之遥走到熟悉的冰箱门前,取出那天见过的冰淇凌,仔细地寻找起那几个数字。
生产日期是四周前。
他和石二讲起找房这件事的时候也不过是两周前。
不知道是冰淇凌太冷还是手心不停渗出的冷汗的原因,他几乎要拿不住手上的盒子,匆匆把东西放回了原味。

仔细回想了一下。
偌大的房子。
打扫房间时谜之锁上的房间。
冰箱里唯独留下的一盒冰淇凌。
神秘归位的垃圾。

陆之遥几乎是一秒都没有犹豫的,又一次打通了石二的电话。


tbc

给愿意读到这里的读者:
不知道为什么总之pi还没有出场
灵感来自幽灵·小天使·cd播放机·阿卡林·充气娃娃
扔垃圾这个点在直播时出现过很多次
最后想说的是这是陆先生和陈先生的故事,不是神奇陆夫人和少年pi的故事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