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ulllllll

这里只放陆p相关

【陆p】替代品

放飞产物,各种ntr雷人ooc要素警告
属性概念上包括陆x战神pi,陆x吐槽pi,战神x吐槽pi
如果有后文极有可能3p走向

陆之遥被窗外刺眼的阳光照醒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并不是躺家里的床上。
当他挣扎着去拿床头的手机,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异样感,低头看到一绺粉色的头发从身侧滑落,惊恐地一下子坐直了身。
十分钟以后,穿戴整齐洗漱完毕的陆夫人坐在床边,看着还在沉睡的人陷入了沉思。他还不至于失忆,昨天晚上那事儿闹得也不算小,当然会和别人上床是在计划之外,纯属巧合。不过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倒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心理上的负担,只是眼看着上班时间就快到了。
他犹豫了一下,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在床头,萍水相逢还是后会有期就全看缘分,虽然昨天晚上感觉还不错但是没有必要花费太多时间在这种事情上。

这一天眼看就要波澜不惊地结束了。
如自己所料并没有接到陌生人的电话,看来对方也是个明白人。陆之遥对此感到很满意。他起身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准备享受一下下班前最快乐的时光。就当他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的时候,他的上司突然推门进来。
“来来来夫人,给你介绍一下新来的执行部主任。”
石先生还是这么风风火火,这嗓门震得人脑仁疼。夫人手抖了一下差点儿把自己手上的咖啡洒出来。
当然维持自己精英的形象是很有必要的。夫人放下杯子,挂上了标准的微笑,站起身来。
“我跟你讲这个年轻人真的厉害哦,人长得还帅,我好不容易才挖墙脚挖过来的。”
哦?夫人稍微提起了一点兴趣,虽然石先生满嘴跑火车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他盯着从老板身后出来的人,看清楚脸的一瞬间,他连脸上的微笑都没来得及收回去,但是自己清楚得感受到极速加快的心跳和因震惊而突然收缩的瞳孔。
“大p这就是我和你说的策划部经理陆之遥,人经验特别丰富,你先跟着他了解一下认识认识.....”
夫人已经不想去听他老板说了些什么了。认错人是不可能的,这种粉色长发他就没见过第二个人,倒是昨晚还担心自己会不会诱拐未成年人了。只是过于猝不及防的重遇让他一时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态去面对。
在他思考的过程中对方伸出了手,夫人本能地回握了上去。
肌肤相碰的一瞬间他想起了昨夜。
“你好,执行部经理,api。”
缓慢、低沉以及在自己听来有点色情的声音,和那个晚上压抑着的呻吟渐渐重合,夫人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透过猩红色的眼,他回忆起做爱时这双眼睛中茫然的神色和眼角生理性的泪水。
夫人觉得自己有点兴奋起来了,手掌相碰的地方开始微微渗出汗水。
不,这太过失礼了。夫人轻轻垂下眼睑,避开了视线,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你好,策划部经理,陆之遥。”
面前的人收回了手,微微点了点头。对方这幅不动声色的情态让夫人在心里小小吃惊了一下,毕竟就昨晚留下的印象来看,他以为这个人会更嚣张狂气一些。
既然现在双方都不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也好,反正来日方长,机会多得是。
夫人重新挂上礼节性的微笑,反正还没下班,不如公事公办顺便试探一下。

意外地聊了很久,虽然全程基本上都是自己在说话。pi看起来不善言辞但是一个相当一针见血的人,一开始还有些局促后来看起来就放开了。夫人如此在心中给出了评价,不过联想到之前发生的事,能放下芥蒂表现成这样。
嗯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
“天色不早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们明天继续。"
pi看起来心情也很不错,由衷地表达了自己对夫人能力的赞美。
夫人看到对方的笑容又忍不住心痒起来,稍微越线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和石先生说得一样,你确实很棒。”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昨晚也是。”
“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什么昨晚?”pi回过头望向夫人,显出困惑的神色。
什么呀,装得还挺像。
想到这里夫人更想看看把话说透以后对方的表现了,他又向前走了一步,“今天早上我急着来上班没和你告别我给你道歉。”
pi脸上的表情彻底变了,他皱起眉,怀疑地盯着夫人好一会儿,然后缓缓地说:“陆先生,要不就是我的记忆出问题了,要不就是您记错了,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我可以百分之一万确定我们今天是第一次相见....”
“别装傻了!我又没什么做预知梦的能力,你这张脸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夫人意识到自己似乎太激动了,装模作样地咳了几下,然后放缓语气继续说,“抱歉我语气太冲了,总之我再向你说声对不起。”
pi瞪大了眼刚想反驳,张了张嘴似乎想起来什么,后退了几步。恢复了自己原来冷静的神情:“抱歉今天我还有事先走了,我们明日再谈吧。”
“等...”夫人最终把自己的话咽了下去。pi的反应比他想象的更出乎意料,他甚至开始认真反省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对方如此抗拒提及这件事,果然还是太心急了吗。

api很少用这么快的速度冲回家,他一边对于自己今日的失态感到懊悔一边又急于了解事态的真相。
打开门看到房间明亮,他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到沙发旁边。
“呦哥你回来啦!”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少年看都没看过来的人一眼,嘴上功夫倒是没落下。
api忍住自己没有一脚踹上去的冲动,他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少年没回答他,咧嘴笑了一下。
“你tm!!”pi还是没忍住一拳朝那张和一模一样的脸揍了上去,果不其然被拦下了,“你真的和那个人做了??”
还没等到回答,接住他拳头的手突然抓住他的胳膊用力拽到了沙发上,他被摔得一下子没喘过气来,少年把自己身体直接压了上来。
“有没有都无所谓吧。再说了,你是单身太久了还是当社畜太久了,这种不都是正常需求嘛。”
pi冷笑一声:“你是认真的?”
少年耸了耸肩,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当然不是,我又不认识他.....诶不对,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pi趁对方愣神的时候直接把人踢下来沙发,整了整衣服。
“所以说像你这种只知道动手没有脑子的人被人随随便便就钓出来了....算了也不能指望你有智商。”
少年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坐到pi边上:“那个人....你见到啦,感觉怎么样?”
“是公司的合作伙伴....行了不关你的事,你不如彻底忘了昨天这件事,我也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剩下的事我来解决。哦对了,这个月甜食费削一半作为惩罚。”
无视了对方的哀嚎,pi打算回房间冷静一下想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等一下等一下,这个东西给你!”
嗯?他疑惑地侧过身,一个纸团狠狠地砸在脑门上。
日!pi抑制住自己爆粗口的冲动,蹲下捡起了纸团,摊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和一串数字。

陆之遥洗完澡以后开始回想这奇妙的一天,开始感叹世上果然还是会有很多奇妙的巧合。不过真不赖啊,这种遭遇。他倒是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手机很合时宜地震动起来,一条陌生来电的短信。

“我们来谈谈昨晚的事吧。”
——api

题外话:少年叫什么名字呢?应该是bpi吧。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