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ulllllll

这里只放陆p相关

【陆p】关于我对隔壁宿舍陆夫人的印象

翻出了不知道什么年代的设定来写http://tekiiiiishuirongxingranseji.lofter.com/post/1d4e7a88_10fa5545


不过写得是很开心啦

校园paro,有少量铛奶要素

我一开始是不太喜欢隔壁那个姓陆的家伙的,毕竟在入学之前就听说他和我老大关系不太好。
但我最近觉得事情好像并不如我想的那样。
哦对了,我叫龙包包。我大哥是pi,在学校里也是蛮有名气的人物了吧。
至于我和他是怎么认识的,那还是我高中时的事情了,总之在一些机缘巧合之下帮他做了一些事,他就让我跟着他混。主要还是升学之后直接帮我铺平了后面的路。目前我们是一个宿舍的。
这些都不是关键啦,只要记住pi是个很牛逼很厉害的好人就行,听说他还是少爷出身,但是自己已经有稳定的经济来源了。
至于我前面说的隔壁姓陆的那个家伙,也是个厉害的人物,毕竟是现任学生会会长。我说他们两个关系不好可不是挑拨离间,这学校里人人都知道当年在校园论坛上陆夫人和pi整整一天的鬼畜大战,最后还是管理员强行封贴才停息的,这史传的圣战的遗迹现在去论坛上查应该还有不少。
诶你问我为什么他们关系差?这不是摆在台面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嘛!私下里经常打个架什么的,台面上虽然维持着和平关系,不过听说每次学生会开会的时候pi他永远和夫人唱反调,专注于嘲讽吐槽。
再追究根底的原因的话,就是我没有亲眼见证过的事了。不过我们宿舍四个人除了我另外两个和大哥都是同级的,我偷偷问过和我关系比较近的奶茶。
“哦你问这个啊?我想想啊,记得那是我们刚入学的时候,pi他揍了一个人,不过是那种正义的伙伴性质吧。然后夫人那时候已经有点话语权了,他一开始是打算保pi的,就说了几句假话帮他,结果好像被pi反咬一口陷害了,被上面说了几句。哎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说起来也算是一段缘分的开始吧。”
这是从奶茶那里听来的故事,总感觉他的语气怪怪的,有一种奇妙的违和感。

先别管从前的事了,来讲一下我看到的充满违和感的故事。
起因是感觉陆夫人越来越频繁地往我们宿舍跑,不过这也情有可原吧。他自己的解释是他们宿舍另外两个舍友常年不在宿舍,自己一个人太无聊了就过来打游戏。
感觉老大和他的关系好像也没有这么差,除了有时候游戏打着打着就会吵起架来。那我也全当这是好事了。
但是最近让我无法理解的是,pi他开始偷偷往隔壁宿舍跑了,时常我们宿舍就剩下三个人,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在隔壁能干什么,总不能讨论学校事务吧。
我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奶茶他们的关系到底怎么样。
他含含糊糊地说:“男人嘛,就是这种阴晴不定的生物...”
旁边的铛铛突然插嘴:“包包啊,你知道明撕暗秀这个词吗?”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奶茶叹了口气:没关系,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故事就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了。
那天铃铛和奶茶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不在。宿舍里就剩下我和pi两个人。
他吃完晚饭以后就一直躺在床上没说话。正当我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突然在床上翻起了身。
我有点不放心地过去望了一眼,他的表情似乎有点痛苦。正当我想开口询问时,他突然抓住我的衣服。
“帮我...去隔壁叫一下..陆夫人。”
情急之下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冲到了隔壁宿舍门口,抬起手就敲了敲门。看到陆夫人出来开门的一瞬间甚至脑中一片空白还没想好要说什么。
他困惑地看着我,半晌之后我脑子终于转回来了。
“pi他让我过来叫你。”以防万一我补充了一下现在的状况。
陆夫人听完以后脸色都变了,他转身进房间翻起了柜子,让我先回去等一下自己马上过来。
我回去看到pi把自己裹一团缩在床上,也没敢过去说话,无言地坐在旁边,这时候就庆幸夫人来的及时了,他有些激动地冲进了房间,直觉告诉我我好像不应该留在这里。
“那个...我正好出去买点东西,等会儿你要是走了直接把门带上就行。”
夫人听罢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我转身就离开房间顺便掩上了门,然后没有走开,在墙边靠着坐下了,人总是有好奇心的,我偷偷地从门缝往里望去。
夫人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看不太清。我回忆了一下之前出门时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好像是几个方形的扁盒,是药吗?
室内的声音倒是能听到一点,夫人有点生气地说了一大堆话,大概是为了照顾对面的人,听得出来他已经尽力压低了声音。我隐约能分辨出“吃药”、“胃病”、“没人管你”这些词语。
哦,这样我就明白了嘛。只是胃病的话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l是夫人为什么会这么了解啊??
我抱着怀疑的态度继续看了下去。
夫人说了一通后好像终于冷静下来了,语气也缓和了下来,不过神情看起来还是有点严肃。另一边pi现在翻了个身应该是侧躺面对着夫人嘴里絮絮叨叨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夫人突然站起身来去倒了杯水然后把pi从床上拉起来,pi看起来很不情愿,一直想往夫人身上瘫,被吼了一句乖乖坐好把药吃了。
然后又被夫人摁进被窝躺床上了。夫人叹了口气,实在是听不清后面说了句什么,就看到他站起身来了。pi突然揪住了夫人的衣服下摆。
接下来的一幕我大概是瞎了。
夫人重新坐了下来,用手,揉了揉pi的头发。
我也不知道怎么用语言去描述我现在的心情,稍微有点愣神以至于没发现夫人都走出来了。我吓得赶紧站起来不知道往哪走。
夫人出来看到我的时候脸上还挂着迷之微笑,也没有多说什么。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
“龙包包!”
嗯?在叫我?我慌慌张张地看向夫人。
“pi他有胃病,平常你要是记得的话帮我监督他吃药,冷饮什么的也要注意。奶茶这sb让他记得好像有点难。总之万一出了什么事来找我。”
帮你,为什么是帮你啊?我晕晕乎乎还没理解过来,只能忙不迭地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倒是这件事情之后我看隔壁老陆的眼神顺眼起来了,关系也开始直线上升。至于之前看不懂的事,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让我再说点什么的话,最后再打个补丁好了。
是某个晚上pi又去隔壁找陆夫人了,听到了手机振动的声音,瞄了一眼是pi的手机。
怎么连手机都不拿了,我在心里想着。打算直接去隔壁叫pi。
铛铛是不是在我背后说了句啥,没听清,算了别管了。
我走到隔壁宿舍门口,望了一眼,居然没有开灯。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在幽幽地亮着光,上面应该是打了一半的游戏。
我看这氛围有点微妙,没看到人,犹豫了一下没直接走进去。
幸好我视力还不错,我站在窗边定睛看了一下终于找到了那两个人影。
他们两个坐在床上,那个高一点的是夫人吧,他按着pi的肩把他压着靠在墙上...
嗯?
pi开始着挣扎起来,我猜他是太热了,夫人反手抓起边上的遥控板把空调又打低了了几度。然后两个人的脸的影子叠在了一起。
彳亍口巴!
我觉得看到这里已经没有必要了,转身离开走回自己宿舍。
奶茶看到我嘿嘿嘿地问了一句:“怎么样,他人呢?
我没理他,看起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桌上的电话还在响,估计今天晚上都不会有人接电话了。
总之我唯一能祈祷的就是希望对方不要生气。
阿弥陀佛。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