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ulllllll

这里只放陆p相关

【陆p】Merry Christmas

   

    同居设定,老夫老妻模式(大概)

    

    同居后的第一个平安夜过得并不是那么平安。

    虽然本来两个人也只是安定地分别抱着台式与笔记本开黑打着游戏,中途上了个厕所的功夫,回来就发现pi已经关了电脑准备出门了。  夫人一脸懵逼,“怎么了,不玩了吗?”

    pi回头望着夫人,还是耐着性子停下来解释:“猫不见了。”

  “诶?”

  “我们家猫不见了呀!你听不懂吗!”话音未落pi已经跑走了。

    鲜少会从pi的脸上看到慌张焦虑的表情,说起来pi是一个猫控,当时住到一起的时候非要把猫也带过来,平时洗澡逗猫喂粮也基本上是他一个人在负责。

    然而夫人并不能体会到猫丢了的烦躁与痛苦,但他觉得难得的平安夜pi却不能陪在身边,心里也是非常失落。

    一个人玩了一会儿毫无兴致,恰好大当家打电话过来让他去参加圣诞歌会,夫人想了想总比自己一个人强,就直接过去了。上麦之后才想到自己又不会唱歌过来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幸好麦扣一直在和12扯淡,讲去了不少时间,导火线还没引到自己身上,夫人趁机给pi发了条信息让他也赶紧回来一起玩。不出意料的pi并没有回复他。

    百无聊赖,非常寂寞的将自己放空的夫人突然就被12cue了。

  “哎呀夫人唱歌呀,等得花儿都谢啦!”

    夫人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有什么,我都不知道我现在能唱什么。”

    yy上大家立刻就起哄了。

  “一杯二锅头,呛得眼泪流。。”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毛豆突然插嘴了:“这样吧夫人,我先唱一首,你想想唱什么。”

  “这倒是可以,总之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夫人内心如此想着,就欣欣然应了一句“好”。

    12不乐意了,大喊大叫起来:“不行毛豆少来这套,必须让夫人先唱,夫人直接唱!真还当自己是两三年前的小男孩吗?”

    结果被12这么一带,大家又争先恐后地黑起了夫人。

    这时候就稍微有点骑虎难下了,再不唱也确实有点搁不住面子,已经调出了伴奏的夫人突然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是pi回来了,但是脸色不太好,看来并没有找到喵。

    夫人转念一想,索性顺水推舟的上了麦,大大方方地唱起了《北京一夜》。

    一边鬼哭狼嚎一边偷瞄pi,看到pi一脸想笑却又使劲憋着的样子,夫人心里的石头稍微有点落下了,也不枉自己又小小地不要面子了一次。于是更high地唱完了后半段。

    一曲结束,yy陷入了迷之沉默。

    毛豆和12强行捧场起来。

  “好一个玩奶”

  “好一个北京”

  “噢太屌了夫人,我对你已经脑残粉转亲妈粉了。”

    ……

    一群人又叽叽喳喳地夸起了夫人,夫人居然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他看了看pi,把自己的麦关了。结果pi又回到了原来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夫人有点忧伤,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活跃气氛。

  “怎么还是找不到吗?”夫人试探了一下。

  “嗯……”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等会儿再去找啊。”

  “可是外面这么冷,天也暗了,看又看不见。”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

    pi急的音调都上来了,但话还没说完,yy里有传来了大当家洪亮的嗓音。夫人对pi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但是人夫人说唱就唱说来就来,不像某些人,能唱又不肯唱。对,就是某个英文字母的!不像某些人,明明能唱还说不能唱。”

  “我已经对大p从脑残粉转成粉了。”

    毛豆立马接上:“对,而且他还没来,这就太过分了。”

    pi在屏幕前不屑的撇了撇嘴。

    夫人转头看了看pi,示意他过去说两句话,pi沉默的摇了摇头。

  “他们说你坏话呢,况且还有yy几千个观众等着你呢。”

    pi一脸嫌弃的接过耳机,坐到电脑面前,结果刚进去就听到小绝在唱歌,吓得他摘下耳机又退了出来。

   在夫人强烈地催促之下,pi还是不情不愿地上了麦。

    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立刻围了过来。

    pi不愿意和他们多说,闷闷地把丢猫的事情说了一遍,果然这群人的关注点只在猫跑出家门到花园里这种“pi家里有钱房子大”这种事上。

    12倒是对此表示理解,但是仍然不死心地追问了一句:pp唱不唱歌呀。

    pi表示不想和这群zz废话,连猫都还没有找到唱什么歌。话是这么说,也不能太扫大家的兴,总之就是跟着一起最后唠嗑了十分钟,没过多久这歌会也算是结束了。

    时针已经转过了十二,大家散的散走的走。其实已经是圣诞节了,但两个人谁也没说那句话,一个没心情,一个没气氛。

  “今天先去睡吧。”

  “好。”

    大概是身心俱疲的原因,房间里很快没了响动。

    夫人趴在门边听了一会,裹上大衣,蹑手蹑脚地出了大门。

  “卧槽真是冻死了。”夫人有点后悔干嘛一冲动去干这种事。他猫着腰开着手机的手电筒艰难地穿梭在花园中。

    只有天上一轮月亮冷冷地注视着他。

    好在上天还是眷顾夫人的,或许也有半夜尤为安静的原因,夫人终于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猫叫。

  “哦找到了找到了!”夫人努力抑制着不让自己的喜悦之情溢出喉咙,现在好歹也是深夜。

    夫人兴奋得直接趴在了地上,看到猫躲在灌木丛和墙间的角落里,以夫人的体型并不能走过去,他伸出一只手想直接去抓。

     猫并不领情,缩起脖子后退了一点。

  “怎么,猫随主人吗?这么害羞。”夫人暗自腹诽着。

    他关了手电筒,在月色下和猫默默地对视了一会儿,在幽暗的环境里猫圆而亮的眼睛让他想起了某人。

  “别想了赶紧带走回家了。”

    这么想着夫人急吼吼地伸出双手去抱猫,很理所当然地被咬了一口,虽然不是很深。夫人就忍着痛把挣扎着的小东西抱了出来揣在怀里。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的!”刚说完夫人就后悔了,自己怎么也和傻子一样和猫对起话了,它有不会回答。

    但是看到怀中缩成一团还在发抖的生物,夫人内心还是承认猫是很可爱的,虽然没有pi可爱。

  夜深了,平安归家。

  

    pi早晨醒来的时候感受到胸前一坨毛茸茸,睁眼一看突然就感受到了人生的美好。

    pi开心的扭过头看向夫人,“夫人你看,喵!”

    夫人被强行从睡梦中叫醒了,伸手揉了揉眼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看吧,我估计一开始就在家里,你还到处乱跑。”

  “嗯也对,诶夫人你为什么昨天晚上一直没进……”

     虽然pi有点近视,但离得近还是看见了夫人手背上的伤痕。

  “什么没进……”

    pi抱着猫抓住了夫人的手,凑近了。

  “没什么。lady陆,圣诞节快乐。”

  “啊,圣诞节快乐,pi”


老实说从打算写到写完花了一年半,当然实际写作是一天内完成的。写完又觉得这个梗被自己写崩了,前半段基本来源于圣诞歌会的录音。也不去奢求大家喜欢,圈子太冷,一开始也只是自产自销,如果能因为我的文有更多人喜欢这一对就太好啦。目前还不算是脑洞的开发者,只是现实糖的搬运工。有人想看什么梗就和我说,能写的都会试试看。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