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ulllllll

这里只放陆p相关

【陆p】芒果刨冰(旧文重发)

去年的文,当时直接用长微博发了,之前那篇删了,用文字版重发一遍。现在看当时这篇好羞耻。说好的日更不知道会不会跳票,一个是官方发糖太多根本不用我写,还有一个受到微博上刺激有点写不动太心疼。没文的日子现在一个人翻以前视频寂寞的给自己挖糖吃。


以下正文


随手小短篇,设定肯定有bug,pi的芒果刨冰大概是在温州吃的。



    蝉在叫,人坏掉。

    七月的上海热得根本挡不住。,一起出来玩的热情被晒得只剩下了热。别人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pi暗搓搓地拉着夫人偷跑出来吃芒果刨冰。

    “夫人啊,你看我那天在微博在线回答提问的时 候,好多人关爱空巢老陆。”

    夫人一脸操蛋,瞪着pi,冷笑着说:“为了帮助你们早日早日脱团,夫人我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你们这群小王八羔子还不感谢我,每天拿这个当梗玩。”

    pi扒了一口刨冰,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嗝,呵呵的笑了起来,“好好好,我代他们谢谢陆麻麻。”pi突然恍然大悟一般一巴掌拍在夫人腿上,开心的说:“欸我最近认识一个短发眼镜的妹子……”

    被拍到的夫人大腿迅速的变红变热起来,热量从pi的手渐渐的传开到夫人身上,尽管开着空调,但皮肤还是难耐地开始叫嚣。夫人默默地低下了头,一滴汗珠从额头顺着脸滑到下巴,摇晃了两下落到pi的手背上。pi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一边吃刨冰一边给夫人介绍妹子。也是完全没有在意到那滴水。

    然而夫人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他紧紧盯着那块被透明的水珠渗开的地方,隐隐被光折射出一块亮斑,饱满白皙的肌肤下透出青色的血管。夫人想努力保持清醒,但视线焦点已经开始摇晃,无名的焦躁开始侵蚀他的思想,炎热和pi有点兴奋但相当柔软的声音让他昏昏欲睡。

    夫人抬起头,眯起眼看到pi的嘴唇一张一合,唇上的水渍也跳的好看,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口干舌燥。

     “夫人你有在听吗?”pi看到夫人闷声不语。突然拔高了音量。

     夫人茫然地嗯了一声,pi看到夫人毫无焦距的眼神木讷地盯着自己的刨冰,想了想,舀起一勺递过去,很不舍的说:“看在你一脸渴望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宽宏大量地让给你一点。”

     夫人的喉结轻微地动了一下,咽了一口口水。如梦初醒般不自觉地后退了一点,一脸嫌弃的回答:“滚滚滚,我才没你这么无聊!”

     pi讪讪地收回了手,“明明看你一脸很想……卧槽!”夫人一惊,看过去,pi已经蜷成了一个球,身体和声音一起颤抖着:“妈个鸡好像又吃坏肚子了,ladylu你在这里等一会儿。”还没等夫人表达自己的关怀之情,pi球已经滚出了他的视线。

    夫人坐到身边还带着余温的座位上,手不受控制的拿起了勺子,看着有点诱人的刨冰,内心又骚动起来:偷偷尝一口应该没事吧。

    夫人看了看四周,突然有点懊丧地鄙夷起自己,干什么偷偷摸摸地,搞得好像做贼心虚一样。想着就干脆的挖了一大勺塞进嘴里。

    凉得沁人心脾,有点爽的,感觉有点精神了。夫人不知怎么的就有点小开心起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pi终于从厕所挪回来了。回到座位上,桌上的芒果刨冰已经融化,杯壁上的水顺着桌沿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pi叹了口气,有点心疼,当然也是没法吃了,只能浪费掉了。

    pi抽了张纸想擦桌子,这才发现一边的夫人已经趴倒在桌子上了。pi好笑地推了推夫人:“你怎么就一个人在这里睡下了,应该去学习一下搭讪妹子。”

    夫人难受地抬起眼皮看着眼前模糊的身影。

    “走了走了,要睡回宾馆去睡。诶夫人你好热啊……”


    当夫人再次清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身上黏糊糊的,但脑子很清楚。对着天花板发了许久的呆。

    偏过头看到pi坐在床边玩手机,一轮结束后抬起头对上了夫人的视线。两人相望无语。

    “嗯……夫人你脑子没烧坏吧。”

     一个夫人没说话。

    “卧槽吓死我了,这么热天气你还烧得那么厉害。今天运气也太好了。我拉肚子你发烧,ladylu你是不是偷偷立flag了!”

    夫人有点虚的干笑了几声。

    “pi明天我们……”

    “明天等你恢复了我们就去健身房锻炼身体!”

     夫人在心里暗暗吐槽:明明是你被逼着要减肥了。

     不过也好,反正以后的日子还有很久,炎热的夏天都还没过去,吃芒果刨冰的机会总会有的。


Fin.

-----------------------------------------



文笔渣还想写成色气向,以及感觉夫人有点痴汉了,我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这大概只是我看pi的眼神。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