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ulllllll

这里只放陆p相关

关于约会和迟到

高考回来写的第一篇,上次还是一年前。这篇文从开始写到写完中间发生了巨变,我对此不做任何评论。我唯一的心愿是,能吃到陆p的粮以及屁癌身体健康。


———————————————————————————————————————

 (一个心机夫人调戏有时粗神经的pi的故事)

关于约会和迟到的那些事


    夫人每次来上海之前都十分激动,然而这种热情总是在等待中被慢慢磨灭殆尽。

    没办法,pi是一个迟到狂魔。

    不仅总是迟到,还拿地铁坐过站这种辣鸡的理由来搪塞(虽然是真的坐过站了)。夫人虽然没有生气,但心里也总会有稍许不满,但每当自己表达这一点时,pi总是笑着轻描淡写回一句:哦是吗,夫人。然后勾起他的手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起离开。

    夫人也只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

    这次是在寒冬凛夜之中,然而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pi还没有出现。夫人被这个季节的寒风吹得有点眼睛疼,忍着没留下泪来。

    他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屏幕,思考了一下,下定决心,叫了一群朋友直接去吃饭了。

    pi这时候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他慢吞吞地感到约定地点时,已经空无一人。他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在原地站了很久以后才想到打一个电话。

    可是没有人接电话。

    pi有点担心,焦躁地在原地打转一边不停地打给夫人,说起来还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说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夫人冷静地把手机关了静音,直到看到pi发了一条微博表示自己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但是夫人依旧失踪着。

    终究有些心软,也是担心误会,夫人发了一条短信给pi,告诉他自己被拉去吃饭,让他先回家,自己马上回来。

    过了不久夫人看到pi又发了一条微博:接下来要等陆之遥先生用膳完毕回来才能进屋。

    夫人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小王八羔子还有点得意啊,今天不多玩一会儿再回家我就不姓陆了。

    于是放荡到深夜才归来的夫人如愿以偿地在家门口捡到一个缩成一团的pi球,虽然不是在室外,但楼道里还是十分阴冷,pi的皮肤在幽暗的灯光下略显苍白了。

    pi本来也只是有点瞌睡,听到有响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有点无助的望向夫人。

    夫人看到pi的一对圆眼的瞬间遭受暴击,轻轻蹲下来,摸了摸pi的头。pi委屈的从地上站起来,跟着夫人进了门。

    夫人在心里暗爽,但是夫人不说。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打起了游戏,沉默地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夫人啊,下次不要让我等这么久了,冷。”

    夫人不开心,夫人想爆粗口。

    “下次我也不会让你等这么久的。”

    夫人很开心,夫人内心正在被亲亲抱抱举高高。

 


  (后来的事情)

    这是之后的一次约会,pi把自己说过的话牢记在心。

    “正在前往,金钱豹。”

    pi发送出信息之后乐滋滋地觉得这次肯定会被lady陆夸了。

    到了以后pi迫不及待地摸出手机邀功,却看到被自己遗漏的一条信息:我还在宾馆。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嘲讽的气息扑面而来。

    pi:别拉我,我要斩了它。

    

    ———————————————————————————————————————

    结果比我上一篇写得还短。内容基本来自pi和夫人的微博,加了自我主观意愿。还是不可避免的有ooc,虽然想尽力地保留人物原形象。

    最后,pi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