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ulllllll

这里只放陆p相关

【陆p】孩子气的战争

年更作者又回来了,一年只写一次。


预警:

有轻微炮友设定

实质是双向暗恋,虽然不太明显


简单来说只是一个夫人给闹小脾气的屁癌顺毛的故事。


——————————————————————————————

  pi继前两天ps4游戏一挑四吊打对面、打屁股连续三把最佳后,在最后一天上午的鸭王争霸赛中,又只用了两把就拿了十个人头结束了比赛。

  “虽然主办方可能不相信,但我们的战神pi确实只用了两轮就结束了比赛,让我们恭喜他......”台上是夫人一本正经地主持。

  在观众的目瞪口呆和欢呼声中pi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脸上丝毫没有表露出多余的喜悦。一言不发地又打开了ff14。

  坐在pi旁边的kb明显感觉到一阵低沉的气压,虽然pi原来话也不是很多,但是现在一看就是心情很差。

  “大概只是很想玩ff14结果总是被打断感到很不爽吧..”kb这么想着安慰自己。

  

  “我要吃了这个主持人...不,还是吃了主办方吧...算了,果然还是老陆的错!”屁癌咬牙切齿地打着ff14,脑中把能骂的人都骂了一遍。当然比起生气,他更多的还是委屈一点。


  当初和夫人在一起仿佛是顺其自然的事。一开始只是从夫人喝了假酒的一晚上开始,两人睡一张床上,不知是谁先开始的一点暗示和撩拨,就地干柴烈火地来了一发。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个人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毕竟是身经百战(并没有)的成年人了,只有彼此心知肚明地捅破了两人间关系的最后一层纸。

  说是在一起了,但是不直截明了地向外人公布也没有人知道。毕竟他们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变化,夫人很忙,没时间从沈阳特地来温州;屁癌很懒,并不想从温州跑去沈阳。说到底一年里真正能见面的机会也就是去上海聚会的几段时间。每次在那短短几天里两个人基本上都粘在一起,晚上要是有必要的话也会缓解释放一下身体的积蓄。

  pi是很乐意接受这样一段关系的,虽然可能他自己也不明白什么是恋爱,但是他可以确定有这样一个陆夫人可以让他有更多时间活得自由起来,让他有一个可以撒娇耍赖的对象。他也知道自己能从一个内向被动的人到站在有那么多粉丝在台下的舞台上,如果没有夫人在身边,可能自己甚至会腿软到说不出话来。

  

  所以当这次收到bw的流程的时候pi丝毫没有感到紧张,好歹和前几年那次在几千人面前尬聊相比,打打游戏还是很简单的,更何况还是有几个熟悉的人的。

  pi没料到从一开始夫人就被叫上去当主持,在解说过程中把镜头切到他的时候还一本正经地说“看到我们的战神pi......”听到这个词pi的操作僵硬了一下出现了失误,那一瞬间他觉得两人的距离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

   虽然夫人后来也被换下来打比赛,然而两个人几乎没说上话,上午的比赛打得浑浑噩噩。

  到中午休息的时候,倒是夫人先抱怨了起来。

  “观众好像都对那个主持人意见很大,他们非要我兼职当一下主持和解说又不给我三份工资,你说气不气!”

  “别气啊老陆,你看他们给你准备了三份盒饭。”

  “有道理.....个鬼啊,再说我正在减肥呢!你看看你有没有好好减肥,弹幕上都在说你又胖了!”

  屁癌觉得夫人说的很有道理,一下子没想出可以反驳的话来。

  但他现在迫切地想要转移一下话题。

  pi使用了自己招牌的技能,他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所以老陆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解说那么....嗯......那么傻逼吗?“

  夫人看着眼前这张委屈脸有点心软,他知道pi指的是什么,老实说他确实也不想招揽这份活。但是做都做了,他这人风格就这样,也不能让她改过来。

  夫人也只能安抚性地解释几句:“毕竟有那么多人在看着,也不能太放,还是稍微正经一点比较好。”

  “就像平常一样也可以的嘛。”这句话pi最终还是憋在了心里。其实他比谁都明白,心里很清楚什么样的场合该怎么做,虽然自己无所谓,但夫人是个什么性格他还是了解的。只是自己最近过多地沉浸于宠溺之中,怕是有点恃宠而骄了。

  pi哼哼唧唧了半天,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夫人摸了摸pi的头:“你稍微忍两天,台上那些闹腾事让我来做就行。”


  结果就是pi把自己的怨气都发泄在了游戏上,丝毫不给主办方和其他up主留面子。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有点僵硬的、模式化的舞台让他很无措,他又变回了那个无法流畅表达自己的人,就只能将所有精力都投在游戏之中。

  虽然一直在赢,赢得很彻底,但pi并没有觉得很开心。

  “反正你们看到战神的那一面就是最开心的了。” pi自暴自弃地这么想着。


  夫人也很无奈,也很伤心,但是夫人不说。他能明显感觉到pi这两天的疏远,晚上回去也一直打ff14或者是做后期。

  他也不想这样的啊。

  结果最后一天早上的最后一轮游戏,分组已经提前把自己和小绝分到了一起,虽然观众也很爱看母女组就是了,但这就意味着下午pi又要和不熟的人一起玩了。夫人从游戏位上下来,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蜷着打游戏的一团,叹了一口气,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上午场安定的结束了,工作人员已经开始疏散观众,pi由于是打游戏打到一半下来退场的,所以还在台上磨磨蹭蹭存档关电脑。其他up主都已经去后台了,夫人就站在一旁等着。

  看pi按下了关机,夫人叫了他一声:“皮?”

  pi没动,依旧盯着屏幕发呆。

  夫人又喊了一声:你看。

  pi转过头来的一瞬间,会场顶部的灯光暗了下来,紧接着夫人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大概是因为pi一直在吃糖的原因,夫人甚至能回味出一丝甘甜。

  是一个带有安慰和歉意性质的接吻。

  彼此的接触大概只停留了两三秒便分开了,pi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一会儿去和他们说一下,下午那个游戏我陪你玩。”

  那一瞬间,pi有些紧张的身体和情绪一下子都放松下来,他蹭了蹭夫人,突然想起来什么。

  “你不怕被看见吗????”

  夫人又往pi身边站近了一点:“没事,观众都走得差不多了,我还背对着他们挡着视线呢。导播在我们下来告别完的时候就切掉了。”

  “其实我也玩得很不开心,所以.....”

  pi拿包起身打断了他的话,“行行行老陆你说得对,所以我们走吧赶紧去吃饭,下午千万不要拖我后腿。”

  “诶你这个人没脸没皮的,那次不是你故意搞事........”


  是是是,这是我独属于你的孩子气。

  只有你能看到,只有你可以来包容我。


END


  本来打算把下午的后续剧情也写出来的,不过觉得用拙劣的文笔去写他们的糖太浪费了,赶上直播的朋友请自行体会,没赶上的只能看有没有录播最后一天下午两个人一起玩的分手厨房。

  这次难得写了偏重pi的主视角,最后一段如果用夫人的心境来说就是屁癌这种这么皮的一面只能在他面前展现,他一个人宠就够了。

评论(13)

热度(88)